2015
12.24

指定─甜點 (HxH,團酷) H有

Category: (HxH)短篇   Tags:團酷

指定

甜點

HxH,同人,二創,團酷
第一版:2006/8/22




暱稱:海天凌
題目:甜點
配對:團酷
時間:大大決定吧
性質:甜就好甜到膩死人
大綱:反正就跟題目有關吧 團長也可以把小酷當甜心吃了
   不過如果大大有更好的點子也可以
H:有沒有無所謂就看大大了
  不過希望可以稍微帶到
其他:希望有kiss



  今天的雨比想得中的還要長了點。

  沾染了水的深冬,讓吹上頸邊的風帶著寒氣。忘了帶傘……不,實際上是不想撐傘的我靜靜漫步在人來人往的街道,絢爛的霓虹燈點綴了夜晚和我的黑色大衣。

  這個時期的街道似乎熱鬧得過分了,可惜金色的小貓寧願窩在溫暖舒適的家中也不願和我一起上街走走。

  忽然,眼前的招牌吸引了我的目光,撲鼻而來一種和童年密不可分的香甜味道,但當然,自己是沒有機會嘗試過。

  「是甜點啊。」那是一家相當別緻的小店,橘黃色的燈光帶著溫度。真是不可思議,只是視覺上的顏色也能讓自己感到溫暖。

  或許,家裡的金色小貓會喜歡吧?

  「先生,聖誕夜要買點甜點嗎?」站在門口的女店員向我開了口。

  「嗯,可是我身上半毛錢也沒有。但如果你要請我吃的話,那就太好了。」我對著她笑,她也一如預期的回應,染上緋紅的臉和靦腆的笑容。如果家裡的小貓不要這麼彆扭的話,沒事多笑一點的話一定會更漂亮的。

  毫不客氣地踏了進去,原本留在身上會造成別人困擾的雨水,店內的客人似乎也不在意啊。

  蹲在櫥窗前看著琳瑯滿目的甜點,才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如何選擇,就算看了也不知道吃起來是什麼味道。

  「替我選吧。」

  「哦,好的,請您稍等一下。」

  雖然有人好好囑咐過了,再來偷搶拐騙那一招可不行。但──這應該只是你情我願的舉動吧?

  手裡提著裝著甜點的提袋,踩在腳底下的水窪似乎有越來越大的傾向。

  ◆
 
  轉開了門把,壁爐裡搖晃的橘紅色光芒讓室內顯得昏暗,但卻很自在。

  金髮的少年裹著毛毯坐在壁爐前的布沙發上,沉沉的呼吸聲似乎是睡得香甜,胸口仍抱著一本厚得要命的硬皮書。我想應該是等我等得睡著了,雖然他肯定是不承認。

  「酷拉皮卡?」將甜點擺在一旁的小茶几上後,我輕輕走到坐在沙發旁,對著他的耳朵輕聲細語。

  稍稍皺了下眉,長長的睫毛顫動了幾下,眼前的人慢慢張開的眼,但還不適應爐火的光芒的他,又多眨了幾下眼。

  「你回來了?」剛睡醒的聲音略帶點沙啞。

  「嗯。」一臉燦笑,原本想好好緊緊抱住他,卻被制止了。

  「好冰。」他一臉不閱地推著我,隨即起身。

  我只能乖乖地把溼透的大衣脫了下來。但他似乎仍不滿意地逼著我把襯衫和褲子也脫了,隨手拿了早就準備在一旁的衣物給我。

  換上了黑色的長袖針織羊毛衫和棉質的長褲,換我坐在沙發上等著他。他從廚房走過來後,遞給了我一個馬克杯,然後拿著毛巾仔細地擦著我的頭髮。

  「這是?」我望著杯裡鵝黃色的濃稠液體。

  「伏特加。」他輕聲地說。

  雖然是帶點懷疑,但我還是啜飲了一口。一入口的冰涼甜膩馬上被隨之而來的酒氣取代,是道很有趣的飲品。

  酒精這玩意,喝起來總是冰涼涼的,卻能取暖身體。大概就跟冷冰冰的酷拉皮卡卻總能勾引出我的炙熱一樣。

  所以,我喜歡。

  「好喝?」

  「嗯,就和你一樣。」

  「……是蛋奶酒。」

  一如往常地忽略了我的直接,他的手依舊輕柔地替我擦著頭髮,所以我也無從窺探他紅了的臉頰。

  頭髮被仔仔細細地擦乾了,啊,也可能是被眼前暖烘烘的爐火烘乾了。酷拉皮卡將毛巾掛好後又匆匆地回來,手中藏著一團的灰藍色毛團。

  頸肩感受到了軟綿綿又有點搔癢的觸感。

  「出門,可以圍著。」他的聲音很小,別過去的臉讓我很想好好看看他的表情。「記得撐傘,別弄髒了。」

  「知道了,不會淋雨了。要不要吃賠罪的甜點?」我的手指輕輕擦過他了臉頰,觸感讓我愛不釋手。

  「你買的?」

  「嗯……不算是買的。」

  「不要。」

  「看起來很好吃。」

  「你吃過嗎?」

  「啊,完全不知道是什麼味道呢。」

  我望向茶几上的甜點。

  「巧克力蛋糕。」看了我的滿臉狐疑他這麼說著。

  看著他俐落地拿起叉子切了一大塊下來,又豪不客氣地塞進我嘴裡。苦甜的滋味在口腔中擴散開來,咀嚼之後中間的餡料是濃濃的酒味。

  「紅色的,是什麼?」

  「酒漬櫻桃。」

  原來,酒的用途有這麼多。

  「你也試試?」

  「不要。」

  「真是任性。」

  我吻上了他的唇,碰觸到了意料中的柔軟,我的舌頭輕易就侵入了他的嘴。巧克力的香氣混著彼此的唾液,我嘗到了一種甜而不膩的味道。我貪婪地吸取他的溫度,渴望他的一切,直至我將所有的空氣掠奪過來。

  「味道好嗎?」我笑著問道,手指碰觸他金色的髮絲。他沒有回答我,不過留在兩頰的紅潤倒是出賣了他。

  「嗯,你的手有點冷,但是臉很燙。」拉著他的手感覺到了冰冷,這小貓明明更需要照顧自己吧。

  我將他拉進懷裡,穿得這麼單薄我只好緊緊抱著他。

  「要取暖嗎?」我在他的耳邊輕聲地說,感受到他的肩膀微微顫抖著。

  我再次覆上他的唇,牢牢地抱住了他,不允許彼此之間出現一點點的空隙。唇瓣在他的頸間、鎖骨,胸前留下了點點緋紅,耳邊傳來他似有若無的低聲喘息,讓我湧上心口的欲望一觸即發,朝著胸前的兩點搓揉。

  「……嗯。」

  不管幾次之後他仍舊是這麼放不開,我改用嘴輕輕啃咬吸允著他的乳尖,右手得撐著他酥酥軟軟的身體,只能用左手往他的下身探去。身體倒是記憶得非常好,我滿意地握住硬挺的部位。

  「等……等一下!」他驚呼著。

  「抱歉,不行。」酒精催化過後,今天或許沒辦法和平常一樣慢慢來了。

  我加快了手的動作,感受到他圈著我的手收緊的,背弓著身體也顫抖著。但依舊忍耐著不讓聲音從齒間流洩出來。

  「你忍著我不是要忍得更辛苦嗎?」我嘆了口氣說。

  將撐著的右手滑到股間,我將手指輕輕深入,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沒有防備的他溢出讓我滿意的聲音。

  「唔!嗯……,啊啊!」

  雙重的刺激下讓乳白色的液體沾上了我的左手,我用舌頭舔了舔指尖,今天嚐到的東西,都是甜的。

  「唔……,洛。」他的眼神迷離,染上了一層透明的水氣。我輕輕用指腹抹去了在眼角打轉的淚水,在他的額前烙下了一個宣示的吻。

  隨後我將他抱起,轉身將他放在沙發上,將褲子褪下後我毫不猶豫就直接挺入,爐火也完整映出了兩人重疊的身影。

  意外地,他修長的手指摸著我的側臉。

  「我想要……吻……。」

  我回應他的要求,雙脣交疊著,舌頭交纏著。下身也緩慢的移動,等著他的身體逐漸適應,包覆著彼此的炙熱。

  「聖誕……快樂。」他這麼說著。

  我笑著。


  《終》




終於又修了一篇舊文,不過其實舊文真的不多XDDD
原本的季節其實是初春,但還是改成下雨的聖誕夜,想說來應景一下。
因為團長是大人了,所以就限制級了(?),但是沒做完這樣!(大笑)

甜甜的吧!什麼國仇家恨就放在腦後吧。
引用 URL
http://gerdayi.blog.fc2.com/tb.php/9-62288177
引用:
留言:
用第一人稱寫H好偉大!(仰望)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敢這麼嚐試吧(嘆)
這篇很對我胃口^^SWEEEEEET!
酷拉皮卡就是傲嬌帥哥,庫洛洛會是那種很疼、很寵情人的那種www
今年的耶誕節爆炸熱!!
青離子+dot 2015.12.25 17:49 | 編輯
> 用第一人稱寫H好偉大!(仰望)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敢這麼嚐試吧(嘆)

這篇舊文一開始就是第一人稱了,我自己都沒想到會這樣XD(驚)
不過大概4/5都改掉了,哈哈哈。
不要仰望我啊,我邊寫邊覺得好難寫啊,所以寫不完全程。(汗)

> 這篇很對我胃口^^SWEEEEEET!
> 酷拉皮卡就是傲嬌帥哥,庫洛洛會是那種很疼、很寵情人的那種www
> 今年的耶誕節爆炸熱!!

原來我們的胃口一樣,SWEET大好!寫了心情就好~
總覺得照著官方來太悲情了,所以衍伸妄想時就讓他們好好過吧XD

p.s. 桃園的聖誕節超冷冷冷冷啊──!(抖)
黎蒼珞dot 2015.12.25 23:50 |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