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12.07

馴馴善誘》第一章/見獵心喜 (網王,跡佐)


馴馴善誘
第一章/見獵心喜

網王,同人,二創,跡佐



  秋高氣爽。

  大禮堂內響起了一陣歡呼聲,在人群之中的佐伯企圖表現鎮定卻失敗了的表情顯得相當扭曲。

  是要承認自己沒見過世面抑或是該吐槽從天而降的玫瑰花瓣和眼前發下誑語要拿下學生會長寶座的跡部大爺呢?

  身旁的人在看了佐伯的表情後噗哧一笑,他輕拍了他的肩膀。

  「習慣就好。」他這麼說著。

  「咦?」佐伯轉過頭,身旁的人立刻回以一個恰到好處的笑容。

  「我是瀧,請多指教,小佐。」瀧笑著說。

  「啊,瀧同學,你好。」意外的表情僅是一瞬間閃過,佐伯仍不慌不忙打了招呼。彼此都在幾次大賽中打過照面,要知道自己的名字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事。

  「我很期待之後一起參加網球部唷。而且我們是同班同學啊,如果有需要,我也很樂意提供各種協助。」瀧親切地說。

  「雖然是轉學生但表現倒是非常鎮定嘛,小虎。」前排的忍足也轉過身,繞富趣味地看著佐伯。

  「別打斷我說話好嗎?」瀧看著忍足,一樣的笑容但卻添了幾分殺氣。

  「忍足同學……你好。」無預期受到過多的關注倒是讓佐伯有些不自在。

  「小虎怎麼這麼見外,請叫我侑士,我堅持。」忍足推了推眼鏡,鏡片下的雙眼透出藏不住的笑意。

  「呃……,」沒想到東京原來這麼“熱情”的佐伯還來不及反應,同時身後也出現了另一個聲音。

  「致詞你仔細聽了嗎?啊嗯?」剛剛人還在台上的跡部此時卻站在佐伯身後,語氣充滿不悅。

  「有啊,(前半段吧……)」佐伯不用想也知道這個人千萬不能招惹。

  「是嗎?繼續剛剛的參觀,本大爺可以多講幾次。」跡部嘴角露出的笑容反而比剛剛的不悅更令人擔心。

  「是……。」認命跟上的佐伯,留下了兩個罪魁禍首在原地竊笑。

  「啊,這麼可愛的生物跡部怎麼自己獨享了。」忍足失望地說。

  「反正機會還多的是。」瀧依舊掛著笑容。

  ◆

  兩星期後的學生會選舉,毫無懸念地由跡部高票當選。在抗議被完全忽視之後,佐伯無奈接下副會長的位置。
  
  為此心情很好的跡部難得提早參加了網球部的晨訓,卻在找不到佐伯的身影後顯得有些煩躁。

  「你說他去哪裡了?」跡部挑著眉問。

  「請假去劍道部了喔,」瀧笑著說,「因為人手不足,請小佐去幫忙了。」

  「本大爺何時有批准了,啊嗯?」聽到理由後,跡部的煩躁感更加明顯。

  「他還不是正規校隊呢……,隊長就這麼在意嗎?」對跡部表現出來的煩躁,瀧似乎感到非常滿意。

  「沒什麼。」留下這句話後,跡部拿起了網球拍朝球場內走去。

  瀧看著跡部的背影和隨後響起的哀嚎聲,可以預期今早的晨練應該會變成其他隊員們揮之不去的惡夢。

  ◆

  一連的低氣壓延續到了午後,儘管是坐在會辦的沙發上喝著下午茶,跡部仍舊沒有擺脫圍繞在身上的煩躁感。

  一旁的佐伯拿著筆專注在數學習題上,忍足則邊指導邊觀察著跡部的反應,但跡部似乎是刻意轉移了視線,這令忍足有些失望。

  「嗯,求出解之後,把X代入,再開根號就是答案了。」忍足指著佐伯寫過的一行式子。

  「啊,原來如此!」恍然大悟的佐伯睜大的雙眼看起來閃閃發光。

  「小虎很好教啊,稍微點一下就通了。」刻意加重了語氣,忍足真的是愛死了這玩不膩的遊戲。

  「是嗎?多謝了。啊,我還要去劍道部了。」佐伯將書本塞回書包後,匆匆忙忙又離開了會辦,以至於沒發現跡部放下茶杯的力道比平常還要大。

  「跡部,心情這麼差啊。」忍足問著,但語氣卻是肯定的。

  「知道的話你現在可以滾了。」沙發上的跡部看著窗外,連頭都沒打算轉過來。

  「好好好。」忍足一溜煙地離開會辦,沒想到跡部對他比對瀧還不客氣得多了。

  留下的跡部拿起了手機,手指快速按著鍵盤,滿意地看著螢幕上出現的「發送成功」這幾個字。

  靜待了快十分鐘後,手機響起了訊息的鈴聲。

  「不好意思,
   和冥戶約好了要到他家看小狗,
   聽說很可愛!
   我明天會把運動會的資料整理好。」

  看了手機上的訊息後,按耐不住的跡部放棄該有的優雅直接朝劍道部走去。

  遠遠就可以看到劍道部外聚集了不少女學生,印象中的劍道部可從來沒這麼熱鬧過。

  「呀!是轉學生嗎?」

  「啊,我看到了,很帥耶。」

  「我有和他搭過話,很親切又可愛呢。」

  「我以為他只參加網球部呀,原來也會劍道。」

  嘰嘰喳喳的女學生們在看到跡部之後紛紛退到一旁,空出了大半的位置,但仍止不住竊竊私語。

  駐足在窗邊的跡部看著教室裡頭的練習。儘管穿戴著全套護具,跡部仍然認出佐伯的身影。跡部仔細觀察了佐伯,力道角度和移位,甚至氣勢都很到位,不愧是自己挑選上的人。

  跡部揮之不去的煩躁感也隨著佐伯的一舉一動而漸漸消散。

  “今天就先放過你吧,敢拒絕本大爺的你是第一個。”跡部是這麼想的。

  在這之後,結束練習的佐伯換下了護具,拿起了書包旁的手機,心裡仍然有些擔心剛剛的訊息回覆得是否妥當。

  意外地看到跡部簡短回覆了「OK.」,佐伯這才大大呼了口氣。

  “看來跡部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吧。”佐伯心裡這麼想著。



  《續》




欸,在腦中想了很多阻礙(?)跡部的點子,但是認真查了行程表之後發現時間點不對只能先緩緩XD
太久沒有寫過場導致現在怎麼寫怎麼不順!(抱頭)
又不能像電影和漫畫一樣換個鏡頭就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倒地)

然後,不,跡部是不近人情的。
所以到時候你都要還啊,虎次郎。
引用 URL
http://gerdayi.blog.fc2.com/tb.php/7-923893cf
引用:
留言:
到底是誰見獵心喜啦?跡部、忍足、瀧?虎次郎你竟然開後宮?
可老虎註定是獵物了XDDDD
我猜珞是不是對瀧有點偏愛呢?因為事實上我已經忘記這人是誰了?但珞的跡佐文裡瀧都有戲份耶?我還特地去估狗XD
然後我愛表情失望的忍足!
青離子+dot 2015.12.09 20:41 | 編輯
> 到底是誰見獵心喜啦?跡部、忍足、瀧?虎次郎你竟然開後宮?
> 可老虎註定是獵物了XDDDD

我當然是衷心希望跡部見獵心喜就好XD
但身邊就是要有幾個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來搗蛋才行,哈。

> 我猜珞是不是對瀧有點偏愛呢?因為事實上我已經忘記這人是誰了?但珞的跡佐文裡瀧都有戲份耶?我還特地去估狗XD
> 然後我愛表情失望的忍足!

是循著印象把瀧寫出來的,只有忍足一人興風作浪威力太小了!
不然就得把不二從青學給搬出來XDDDDDD
黎蒼珞dot 2015.12.15 11:24 | 編輯
發現我猜珞的事情沒一次猜對的XDDDD
其實我覺得只有忍足就足以興狂風作巨浪啦
青離子+dot 2015.12.17 19:58 | 編輯
> 發現我猜珞的事情沒一次猜對的XDDDD
> 其實我覺得只有忍足就足以興狂風作巨浪啦

哈哈哈,因為寫長篇我想要盡量多使用一點角色啦,希望可以豐富一些!
我沒有小看忍足,只是萬一興了狂風巨浪我怕我收不回來啊~~XDDD
其實我自己也猜不透自己啊,翻舊文時都不知道當初怎麼寫得出來這些東西來(倒
黎蒼珞dot 2015.12.18 02:38 |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