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05.26

指定─菁英計畫 (網王,跡佐)

Category: (網王)短篇   Tags:跡佐

指定

菁英計畫

網王,同人,二創,跡佐
第一版:2006/7/31




暱稱:墨殘
題目:菁英計畫
配對:跡佐XD
性質:悲喜交加(喂!)嗯……甜一點好了,不用悲,那兩隻已經被我虐得很慘了
大綱:類似身為學生會會長的跡部大爺在調教(?)升上高中並且擔任書記委員的菁英小虎←其實是跡部想要在未來接手跡部財團時,跟佐伯秘書玩摸摸茶遊戲XD(痛毆)
建議忍足當風紀委員(← 帶頭作亂嗎?)
關鍵句/詞:明天下午在穿堂有剪綵活--死變態你摸哪裡啊!(筋)
H:不用勉強,想寫就寫,不想寫就瀟灑放一邊XDDDD
其他:話說這是我很久以前想寫的東西……交給你吧!



  私立冰帝學園,屹立於東京第一的好昂貴貴族學校。今年的高中部學生會,在這初春微涼的季節裡,卻一反常態顯得熱鬧非凡。

  向來都是由菁英學子──兼具財力、智力與魅力──所組成的學生會今年卻相當意外的,擔任書記委員的是個領獎助學金的轉學生!智力是有的,魅力勉強撐得上是陽光又可愛,但卻毫無財力可言。

  ◆

  東校舍旁由會長大人親自設計斥資千萬建造的英式花園裡,擁有一頭深藍色中長髮的學生會委員之ㄧ正用他一貫的笑容糾正同學的不當行為。

  「想要的話在這裡制服可是會髒掉喔,不如──」刻意停頓了一下,擺在少女腰際的左手加重力道收緊了一些,滿是得意地看著眼前的人視線開始迷離。

  「到保健室裡,讓我好好指導你正確的校規吧?」笑容牽動了嘴角的弧度,這風紀委員的角色,他忍足侑士可是愛不釋手!

  ◆

  而另一邊西校舍的走廊上,向日和冥戶各捧著一疊資料往國中部的方向移動,為接下來的校慶展開準備。

  「我說冥戶,你怎麼會答應跡部來當活動委員?」向日一點也不相信冥戶會放著網球不打而樂於攬下活動委員這累人的工作,雖然說整個學生會也幾乎都是網球部的成員。

  「只是想來看看新來的書記委員有多可憐……。」冥戶轉頭瞪了向日一眼,因為他邊笑邊露出“事情沒那麼單純”的表情。

  「冥戶學長!你也是來開會的嗎?」遠方,一抹燦爛的白走了過來。

  「呃……是啊,長太郎。」冥戶不自然的語調,一下就出賣了自己的心意。

  「向日、冥戶,還有鳳,這麼巧,你們都在啊!……我想問這次的校慶活動的嘉賓出席名單,看看還有沒有沒邀請到的人。」身為公關委員的瀧滿臉笑容走向三人,學生會對外的宣傳全都由他一手包辦。

  「所有的委員都從會辦裡逃出來了啊,就留下一個小小的書記委員和跡部獨處……實在是太危險了。」隨著冥戶的聲音響起落下,大家都在心中為那個可憐的傢伙小小默哀了一下。

  「就是沒有人可以忍受跡部的脾氣,所以才會一連換了七八個書記委員……要不要賭一下這個新來的可以撐多久啊?」會出這種餿主意的肯定就只有冰帝天才兼老狐狸的忍足侑士。

  「你什麼時候來的?」向日挑眉問,平常的風紀委員老早就在校園裡拈花惹草,今天怎麼這麼難得現身了?

  「這不重要……要不要賭一下啊?」依舊笑得一臉無害的忍足緩緩地說。

  「窮人家的小孩應該還蠻耐操的吧?」

  「一個月?」

  「……聽說目前的紀錄,最長的任期是一星期……」


  “冰帝高中部學生會的未來著實令人擔憂。”

  ◆

  在一班賭徒熱烈下注的同時,東校舍五樓的會辦裡,一人一虎的身影更顯得空間有多寬廣。

  「佐伯虎次郎,你就是新來的書記?」雖是埋頭在看學生會因校慶而多出來的十幾份計劃書,但跡部還是發現這新來的書記正一臉茫然地望向窗外,傻愣的樣子居然一點都沒變?

  「呃……是。我就是新來的書記,請多指教!」明白自己的失禮之處,佐伯快速將視線移回會辦內。沒辦法,外頭的春光無限美好大勝這裡的安靜沉悶。

  「是工作份量太少還是你根本就不想做,啊嗯?」這一句話就說明了跡部對於佐伯望向窗外的悠閒偷懶非常不高興,或是該說注意力居然沒放在他身上。

  「你那麼認真在看計劃書,我想說晚一點再報告行程的。(其他的工作全都被活動委員用同情他的理由攬去做了……自己根本沒事情好做。)」當佐伯走進會辦的時候,其實真的有些驚訝。偌大的空間只剩下跡部一個人,和鋼筆筆尖細細摩擦紙張的聲音。

  「現在可以開始了。」

  「早上安排了校慶開幕的彩排,下午四點半的學生會例行會議要討論……」

  跡部沒有停下手邊的工作,但是佐伯知道他在聽著自己說的一字一句,完完整整。
  

  就和那個時候一樣,嘴上雖說著不在乎,但是卻小心翼翼地捕捉自己的聲音。佐伯記得很清楚,那段回憶,和那時候海浪拍打的聲音。

  甫踏入冰帝學園,自己就被被旁人投以同情的眼光,老是詢問著為何要自討沒趣接下學生會書記委員的職務。

  “怎麼,跡部還是跟以前一樣,這麼難以親近嗎?”
  

  「那你明天中午準時到這裡。」跡部放下了握在手中的鋼筆,但目光依舊沒有移開桌面。

  「為什麼?」不加思索從口中蹦出了這個問句,佐伯似乎不知道這是身為書記委員的禁語。

  「本大爺的命令你還敢問理由?」跡部將目光移向佐伯,語氣中沒有怒意只蘊含了些不耐煩。
  

  “怎麼,這傢伙就跟以前一樣麻煩?”

  那一年夏天,自己第一次來到千葉海邊,第一次看見了那抹白色身影。那時候,自己是用什麼心情聽他說著千葉的點點滴滴……這傢伙應該已經不記得了吧?
 

  「……一開始的感覺好像不怎麼樣,可能撐過一個月嗎?」忍足笑著說,一邊還繼續往門縫裡探。

  「忍足你說什麼,是誰賭“一直做到畢業”的啊?」冥戶給了忍足一記乾瞪。

  ◆

  第二天的春光依舊燦爛,但佐柏只覺得這是自己悲慘命運的開始。

  「你這個笨蛋,遲到就算了,你還想在這裡吃午餐?」跡部遠遠就看到佐伯拎了一個便當偷偷摸摸地進來。

  「民以食為天啊,哪有人中午還來會辦工作的。」無謂跡部的警告,佐伯自顧自地打開飯盒,雙手合十說了句「我開動了!」

  「你這樣怎麼當跡部財團未來總裁的秘書,啊嗯?」

  「什麼秘書?我從來沒說過我要當啊!」拿著筷子的手停頓下來,佐伯一臉疑惑地望向跡部。

  「你不知道嗎?」跡部就知道這個天生沒神經的傢伙一定沒有看到他的聲明──凡任書記委員優良者,未來將進入跡部財團任總裁祕書一職。──就像個笨蛋似的跑來了。

  「呃,忍足沒有說……」

  「你從頭到尾都需要徹底改造……。」

  依舊一臉驚訝表情的佐伯,就看著跡部意味深長地笑著走到他的身旁坐下。

  「你,你靠那麼近幹麻啊?」佐伯下意識地用筷子擋在跡部面前。

  「秘書守則第一條,隨時保持服儀容貌的整潔。」跡部用手指輕輕順著佐伯有些凌亂的頭髮,意外地這觸感比想像中還柔軟。「要知道,你站出去就代表跡部財團!」

  「喔……不對啦!我沒有說我要當秘書!」

  「第二條,不准反抗本大爺的意見。」

  「呃……是,我知道了。」知道反抗也沒有用,佐伯只好自認倒楣乖乖順了跡部的意。

  「以後中午沒事的時候,我都會待在會辦裡。你來之前,記得先把午餐準備好。」

  「是的,會長大人。」佐伯瞄了跡部一眼後,心不甘情不願地遞出了自己的便當。

  「笨蛋,本大爺不吃平民便當…你去幫我泡杯咖啡就好。」

  「那明天……」佐伯一臉無奈望向跡部。如果跡部不吃平民便當的話,那自己也沒錢去弄高級食材給他吃啊。

  「去餐廳拿。」看來佐伯是需要好好調教一番才能勝任秘書一職了。

  「……那就好。那我去泡咖啡了。」望著佐伯的背影,跡部的目光就停留在那一頭的銀白色。

  「可是跡部,我只泡過即溶咖啡。那咖啡豆是要怎麼……?」佐伯打開櫃子一看,就只看見了平民家絕對不會出現的進口高級咖啡豆。

  嘆了口氣,跡部起身接過了佐伯手中的咖啡豆。
 

  “果然,離育成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

  ◆

  兩個星期後終於來到校慶當天,佐伯在跡部盡力調教之下,終於成為一個就目前來說壽命最長的書記委員。但在其他委員眼中,這實在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

  「……聽說是跡部親自教他泡咖啡。」

  「通常不都是說了句白痴就要他走人的嗎?」

  「天啊,這不是我認識的跡部!」

  向日和冥戶才卸下這幾天因為校慶多添的重擔以後,就開始熱烈討論跡部這兩星期的怪異行徑。

  「這樣不是很好嗎?」忍足冷不防出現,還一把抱住了向日。

  「侑士,校慶的特別節目不是要開始了嗎,為什麼你還在這裡?」

  「嶽人寶貝,我找不到會長大人……」

  「……不是就在會辦?」冥戶一臉無奈的說。

  「跡部說,今天的活動由瀧全權負責,他不會參加。」忍足笑著說,雖然可惜但跡部不在特別活動也才能順利進行。

  「也對,校花這種東西跡部也不會有興趣。不過,獎賞他是一定推不掉的!」向日一臉高興地說道。

  「你是說當選校花的就可以指定學生會委員之ㄧ的心跳指數一百浪漫約會一天是吧?」
 

  “本企劃由瀧全權處理!”

  ◆

  相較於冰帝高中部中央校舍熱鬧的選秀,東校舍五樓的會辦就顯得相當安靜。室內的兩人,一個坐在沙發上喝著紅茶,一個趴在窗邊猛往中央校舍的方向看。

  「我說跡部,你為什麼要待在這裡?」礙於秘書守則第七條──在學校絕對不能離開本大爺視線範圍──,佐伯就是再想參加校慶也不能踏出會辦一步。

  「……你願意當我的秘書了嗎?」當紅茶順著口腔裡的弧度滑落以後,跡部開口了。

  「我現在不就是了嗎?我連秘書守則三十條都背下來了。」沒好氣地望著跡部,當初不就是他強迫自己當秘書的嗎?

  「我是說,進入跡部財團當秘書,然後,一直陪著我。」跡部說著,並示意要佐伯過來坐在他旁邊。

  「跡部,為什麼你這麼堅持要找秘書啊?」坐下以後,佐伯才緩緩開口。

  「與其讓我父親找一個陌生人來監視我,我不如自己找一個喜歡的人待在身邊。」跡部淡淡說道,那是佐伯第一次聽到跡部這麼說話。

  「秘書啊,那我就是你的工作夥伴囉!」佐伯說著。

  「是秘書。」跡部不容妥協的回應。

  「一起工作的啊,工‧作.夥.伴!」佐伯皺眉,刻意加重了每一個字。

  「本大爺的命令最重要,是秘書。」跡部看向佐伯的眼神帶著堅定。

  「……夥伴。」佐伯的聲音漸漸小聲,畢竟兩個星期的調教之下,實在很難讓他堅持自己的立場。

  眼見佐伯馬上就動搖的表情,跡部只是笑了笑問:「……這麼堅持做什麼,啊嗯?」

  佐伯頓了一下,因為沒想過跡部也有反問自己的一天。

  「想說難得贏一次也好。」他緩緩地說。

  「想贏我那簡單,」跡部笑著,臉挨近了佐伯的耳邊說「當本大爺的情人你就贏了。」

  「什麼?!」佐伯一臉驚訝望向跡部。

  「想想在辦公室偷情什麼的,似乎也蠻刺激的。」跡部笑著說。

  「可是我只是說想贏但沒有說要當什麼情人啊?」佐伯一臉驚恐想逃離現場,卻發現自己被跡部困在沙發的一角無法移動。

  「本大爺說了就是,反正我看妳身體也不排斥。」

  「等等等……你手放哪裡啊──!……好癢。」察覺到跡部游移在自己腰間的手,搔癢的感覺讓佐伯顫抖起來。

  跡部雙手環抱著佐伯的腰際,將頭深深埋入佐伯頸間。

  「跡部……你要幹嘛?」佐伯怯生生地問。

  「叫我景吾。情人守則第一條,你要無條件當本大爺的抱枕……我累了。」

  「咦?」


  不明就裡的成為秘書,接著是情人,佐伯沒想到僅僅只是答應來當書記委員卻連自己的未來都已經被規劃好了。

  “不過我根本就沒答應啊──!”

  ◆

  就在校慶圓滿(?)落幕以後,學生會又恢復了以往的和平,只是會長大人對書記委員的調教越來越明顯。

  「明天下午在穿堂有剪綵活--死變態你摸哪裡啊!(筋)」佐伯毫不客氣就將十公分厚的資料往跡部臉上砸去,順便拍掉原本放在自己腰上的手。

  「我不是刻意要打擾你們,但是關於校慶那天選秀的獎勵……」

  「瀧,不管你用什麼手段,通通推掉!」雖然說是自己下放權力,但他可沒允許有這種無聊的企劃。

  「跡部,人家又沒有指定你。」忍足漾著笑容走過來。這麼有趣的事情,就是要他放棄一天不拈花惹草也一定要來湊熱鬧。「是指定小‧虎‧喔!」

  「虎次郎,不准答應!」跡部臉上明顯出現了不悅,到底是哪一個膽大包天的女生敢動他的人。

  「…是嗎?我非常樂意。」不顧跡部的警告,佐伯笑得燦爛。


  “情人守則第二條,你是本大爺一個人的!”


  《終》




舊文修改起跑,潤飾過了不順的劇情和各種錯字和贅詞。
以前的靈感來得很快,有種青春無敵的感覺,但是也很多不成熟啊!(大笑)
不過現在也因為考慮得太多所以速度變得很慢呢……各有千秋。(倒)
引用 URL
http://gerdayi.blog.fc2.com/tb.php/3-9fc01304
引用:
留言:
跡佐欸,高中後鮮網沒落似乎就銷聲匿跡了。能再看到跡佐真的好滿足www
是說大大修改舊文的舉動,我覺得很了不起!回頭看看自己只憑熱情一股腦兒就敲出來的東西都覺得直冒冷汗XDDD
期待新文~
青離子+dot 2015.11.05 09:53 | 編輯
>>青離子+
但因為修改舊文,其實也冒了超多冷汗!也會有莫名奇妙不知道怎麼修改的地方XDDD
非常感謝你的留言,我也滿足了好感動,當初也是PO在鮮網啊啊啊:P
(一整個懷舊的步調i-80)
突然又有動力還修其他舊文了XD
黎蒼珞dot 2015.11.06 16:18 |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