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02.02

馴馴善誘》第三章/請君入甕 (網王,跡佐)


馴馴善誘
第三章/請君入甕

網王,同人,二創,跡佐



  海天一線的蔚藍景色讓佐伯目不轉睛,而獨坐在沙灘上的那抹白則令跡部由衷地在意。

  儘管派對是晚上才開始,但在佐伯的堅持下兩人一早便從東京驅車來到千葉的別墅。而到達之後這隻白老虎就一直待在沙灘上曬太陽,完全冷落了身為派對主人的跡部。

  「虎次郎你看夠了沒?」跡部的聲音從佐伯身後傳來。

  「再等一下啦,時間又還沒到。」動也不動的佐伯沒發現身後的人皺起了眉,但僅是一瞬間,跡部隨即向身旁的管家點了點頭。

  不一會工夫佐伯身邊已經架起了白色的遮陽傘和兩個沙灘椅,一旁立起的矮桌上還放著義大利進口的高級氣泡礦泉水。

  「咦?」佐伯轉過頭看見跡部正坐在沙灘椅上喝著礦泉水,一手還指著另一張沙灘椅。

  「客人曬傷本大爺會很困擾。」跡部挑著眉說。

  「嗯。」佐伯點了點頭起身,拍掉身上的沙子後坐在沙灘椅上。「原來這片沙灘和別墅是跡部你家的啊。」

  「啊嗯?」佐伯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跡部有些意外。

  「小時候來過這邊。」佐伯笑著,在陽光下顯得更加燦爛。「不過那時候只能遠遠看就是了,我還以為住的是外國人欸。」

  「原來那隻傻氣的白老虎是你啊。」跡部看著佐伯,眼前的和記憶中的那抹白重疊著。

  「說什麼傻氣也太過分了!」佐伯反駁著,雖然語氣聽起來似乎也沒那麼生氣。

  「那你就好好看個夠吧,這片風景──」跡部手指著前方。「──本大爺可是隨時開放給你觀賞。」

  佐伯習慣了跡部的一貫氣派,在他認識的人中也就跡部一個會這麼自在地說出這些話來。

  ◆

  只有兩人的時光轉眼就過了,人聲鼎沸隔開了彼此的距離。跡部人站在二樓陽台邊看著庭院裡的一舉一動。水晶燈飾、七彩的氣球、各式精緻的點心完美點綴了場地,噴水池旁的弦樂四重奏更增添了氣氛。

  佐伯熱切地和好久不見的朋友們打招呼,掛在臉上自然的燦笑是跡部現在唯一看到的景色。

  「是老爹做的球拍嗎?」佐伯驚呼著,握著球拍揮了幾下,老爹的木製球拍果然就和想像中的一樣拿起來非常順手。

  隨侍一旁的管家接過佐伯遞來的球拍,仔細地放在一旁早已堆滿禮物的桌上。

  「改天我們再來多打幾場球吧,小佐,真不習慣練習時沒看到你。」木更津說著,一旁的樹也點頭附和。

  「打完以後再去海邊撿貝煮味噌湯,亮也要把大家都找來。」佐伯拍了拍樹的肩膀。「啊,鹹派很好吃,你們快去吃看看。」

  同時一旁的菊丸和桃城早已拿了各種口味的點心吃得津津有味。佐伯一邊盤算著是否要請管家再多準備食物的同時,忍足把冰涼的果汁拿到他的面前。

  「小虎,口渴了吧?」忍足將果汁遞給佐伯。

  「謝謝。忍足看起來很習慣這種大場面。」佐伯喝了口果汁,穿著不習慣的衣服和滿滿的人潮讓他有些難以招架。

  「跟著跡部就要習慣他的步調。」忍足說著。

  「真的是排場超級大,可是難得看到朋友也很開心!」儘管不習慣但佐伯仍是一臉的好心情。

  「不過,派對主人怎麼躲起來了。」忍足漾著笑,雖然他早就看到待在二樓的跡部。

  「大概想要來個什麼驚天動地的出場吧。」佐伯光想起開學時的玫瑰花瓣就覺得可怕。

  「對了,小虎,我把《李爾王》的票送給你當生日禮物。不過──怎麼喜歡上這麼悲傷的戲劇呢?」忍足將裝著票的信封交給佐伯。

  「太感謝了!因為劇情真的太感人,我會很期待的。」佐伯說著,滿懷感謝地收下信封。

  「嗯,到時候我們再一起去看喔。」忍足走之前在佐伯耳邊低語。

  「小虎!」不二此時也越過重重人牆來到佐伯旁邊。

  「周助!結果又讓你們特地到千葉來了。」佐伯親切地說。

  「因為是你的生日啊,吶,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不二從身後拿出一株小巧的仙人掌。

  「這是你很認真照顧的仙人掌吧,很貴重呢。」佐伯小心翼翼地拿著。

  「對,是我特別割愛的,希望你好好照顧它。」不二笑著說。

  「我會的。它也跟我一樣喜歡陽光吧。」佐伯看著仙人掌,這無疑是會讓他想起千葉陽光的一份禮物。

  「來吧,我來幫你拍照!」不二拿起掛在胸前的復古底片單眼相機。「但照片就要等洗完再給你了喔。」

  「嗯。」佐伯看著鏡頭,身邊不知何時也圍上了許多人,一起拍了好幾張的合照。



  「什麼都不做真不像你的風格。」悄悄來到二樓的忍足倚在門邊看著跡部。

  「本大爺可沒說過什麼都不做。」清楚知道來人是誰的跡部沒轉過身來。

  「那也好,不然實在太無聊了。」忍足扶著下巴,露出滿意的微笑。

  「你怎麼不去找別的樂子啊嗯?」即使是背影,忍足也能想像跡部不滿的表情。

  「不想。」忍足給了個意料之內的答案。

  「真是麻煩。不過,是時候來點小驚喜了。」跡部拿出了口袋內的遙控器按了按鈕,原本的陽台開始往前延伸成了小型的舞台,舞台周圍搭配的乾冰和不可或缺的玫瑰花瓣,引起了庭院裡的人群不小的騷動。

  待乾冰消去後跡部已經佇立在立式麥克風前,身後是一字排開的live band。

  「Welcome to my party.」跡部下身穿著牛仔褲配上真皮皮鞋,上身內穿著黑色的合身T-shirt,外頭卻套上了一件非常搶眼的金色外套。「接下來就由本大爺獻唱一曲作為賀禮。」

  不論何時都會出現的稱職啦啦隊群起在台下歡呼著。但佐伯是一臉的驚嚇,他之前是有偷瞄到跡部那件誇張到不行的金色外套,但他完全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登場方式,那個什麼陽台為什麼會伸縮啊?!

  「跡部還是一樣引人注目呢。」不二說。

  「嗯,哈哈。」無奈的佐伯只能一笑置之。

  不過跡部的聲音確實是好聽,佐伯並不否認這一點,明明就自戀到不行,偏偏就是有本錢。但兒時匆匆一瞥他卻還有印象,這也挺難得的……。

  隨著跡部的歌聲,佐伯的思緒也飄得老遠,不過他確實記得,音符落下的同時煙火也在天空中綻放著。

  ◆

  翌日,佐伯在別墅裡整理著自己的禮物。一陣東翻西找後他看著身後站著的跡部開口說:「跡部,你有看到我的球拍嗎?」

  「球拍掛在牆上了。」跡部指著牆,球拍就擺在裝飾公鹿頭和盾牌的中間。

  「……那個不是裝飾品。」佐伯盯著跡部無奈地說。「那信封呢?」

  「這個我不知道。」跡部一派輕鬆地說。「對了,今晚回東京時一起去看莎士比亞的戲劇,你還沒坐過包廂吧,嗯?」



  《續》




最後還是忍不住想搞笑一下,不然感覺太平淡。(掩面)

舞台的部分我想了很多,原本想直接在海邊搭個舞台感覺好熱血,然後也想過要讓庭院的地板裂開舞台升起來,反正怎樣都是誇張就對了XDD

以上,
都過了個年我的劇情還停留在十月。
引用 URL
http://gerdayi.blog.fc2.com/tb.php/10-8c0b1d69
引用:
留言:
喔喔喔第一句我就超喜歡!!!覺得這是很漂亮的句子!只有兩行話就可以勾勒出畫面和心情,真棒!

然後我覺得跡部根本打從心裡溺愛虎次郎嘛!(哼哼)明明上一回虎次郎想帶朋友來宴會還被跡部否決了說XDDDD結果根本捨不得人家不開心!!

最後我想說跡部的金色外套會讓我想到JUSTIN BIEBER(不!!!好啦人家最近有歸正的跡象……

忍足是大魔王嗎??

PS我一直以為我有留言,結果看起來似乎被吃掉了,真是不好意思LOL
青離子+dot 2016.02.17 22:50 | 編輯
我也很老王賣瓜喜歡前面那兩句,而且莫名地斟酌用字改了好多次。
(然後心裡想歪的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之類的景象...)

對啊,原本就要讓虎次郎邀請朋友才辦在千葉,誰知道他馬上興沖沖要找朋友來玩,怎麼能不先否決他一下XD
至於金色外套嘛,反正他誇張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反正JUSTIN BIEBER都拿了葛萊美獎了(遠目)

忍足對我來說是因為不想讓生活太無聊所以常常需要去惹事生非一下的那種人!(認真)

最後~原來留言會被吃掉啊啊啊。真的不用不好意思XD...有人讀已經很讚了,留言什麼的非常奢侈啊!
黎蒼珞dot 2016.02.19 01:25 |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